麻豆传媒映画女主角找到你了

骤然被阵法压制,闻仲的脸色陡然一变。

身上神威猛地涌动起来,试图将那阵法强行推开。

而看着自己借助金人之力,居然能够将天宫的仙神压制,嬴政顿时脸色神色一喜,心中一时间也是颇为自得。

闻仲身形一晃,手上雷光涌动,一双巨大的手掌急速形成,朝着那阵法抓了过去。

数道剑光在金人手中形成,旋即直刺九天之上,闻仲脸色顿时就是一变,此时便是想要退走都没有机会了。

若是自己后撤,这身后雷部众神怕是会损失不少,若是自己不撤,这剑光便是杀不了自己,也能够将自己重伤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一座闪着金光的巨塔从天而降,将那急射而来的剑光挡了下来。

远处山巅之上,敖凡看着那骤然出现的金塔,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。

“托塔天王来了。”

轻声说了一句之后,只见那天空之中军鼓响起,阴云缓缓分开,一员身着金甲的神将出现在了天空之中,正是托塔天王李靖。

将那剑光压下去之后,李靖手掌展开,之后便看到那闪着金光的巨塔慢慢变小,回到了李靖的手中。

做完这一切之后,李靖并未看向那十二金人,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山巅之上。

江南烟雨和服女子

似乎是发现了敖凡的存在,李靖沉默了片刻之后,最终没有说什么,而是将精力尽数集中在了阿房宫的嬴政身上。

“嬴政!你行逆天之举,可曾想过这九州亿万生灵?”

如同炸雷一般在耳边响起,嬴政非但没有生气,反倒是放声大笑起来。

“哈哈哈!天宫玉帝的走狗而已,我人皇上古之时便有齐天之能,岂会受你天宫辖制!?”

听到这话,李靖眉头顿时就是一蹙,眼中满是凝重之色。

眼下这嬴政靠着十二金人,气运冲天不说,倒还是真有几分逆天而行的架势,或许自己也难以应对。

正在思索之时,只见那高台之上的嬴政猛地将自己手中长剑举起,高声喊道:“列阵!”

话音刚落,那阿房宫内的无数秦军将士便纷纷运动起来,过了片刻之后,便是一阵控弦声响起。

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箭阵,远处山巅之上的敖凡嘴角微微扬起,笑着说道:“倒是还有几分架势。”

这话刚刚说完,便看到那阿房宫中便是黑压压的一片利箭急飞出来。

凝神看去,天空中的李靖顿时就是一愣,心中瞬间升起一个念头来,这嬴政疯了不成?

居然试图用凡人之力对抗天兵天将?

这念头刚刚升起,只见那十二金人身上顿时黑光涌动,那利箭穿过黑光,居然部镀上了一层灵力,朝着天空中急射而去。

骤然发生这一幕,李靖脸色也随之一变,一瞬间的功夫,那天空中便是惨叫声四起。

站在敖凡身边的龙吉早已是看到目瞪口呆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“为、为何会这样!?”

“算不得稀奇,若是他没有此等本事,我来此处做什么?”

敖凡轻笑一声说道。

骤然受到攻击,李靖脸色猛地一变,抬手便将手中的宝塔祭出,淡淡的金光散发开来,将那箭阵暂且挡了下来。

于此同时,闻仲也来到了李靖身边,开口说道:“十二金人乃是关键,这嬴政身上人皇之力看似强悍,但是终究是浮于表面而已。”

“此事我自然知道,只是这嬴政动不得。”

李靖沉声说道。

闻仲微微一愣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旋即低声问道:“你是说此人是镇海龙宫的人?”

眼见李靖点了点头,闻仲顿时苦笑一声,开口说道:“当真是夹在两头受气,既然如此,该如何是好?”

李靖扫了一眼那还不在不断攻击天空的秦军箭阵,稍稍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:“只能暂时撤退了。”

“不可!”

闻仲急忙摇了摇头,接着说道:“若是我等一撤,这人皇之气必然暴涨,到时候便没有现在这么简单了。”

“再说玉帝定然不会轻易放过我等。”

李靖自然是知道玉帝那边不好交代,只是龙皇就好交代了不成?

就在两人心中无解的时候,突然一道光芒在天空中凝聚起来,随即朝着李靖急射过来。

伸手将那金光抓住,李靖顿时变了脸色。

闻仲见状,不由得就是一愣:“何事?”

“龙皇谕令。”

敖凡乃是半步天道圣人,论修为天道之下鲜有敌手,如今便是地位都不可同日而语,说是谕令并无不妥的地方。

闻仲微微一愣,开口问道:“说了什么?”

“龙皇谕令,让我等后撤。”

闻仲听到这话,心中顿时犹豫起来,想了想之后还是点头说道:“暂且撤退吧。”

有龙皇谕令在手,便是玉帝都不能轻易问责他们渎职之罪。

说完之后,闻仲便带着雷部众神后撤,至于李靖此时也是令旗一挥,天兵天将也一同慢慢撤去。

山巅之上,敖凡回头看了一眼龙吉,随后说道:“你在此处等我。”

说完,便看到那敖凡一步踏出,身形转瞬间就到了阿房宫上方。

身上圣威一展,只是一瞬间就将那十二金人的威势压了下去,射向天空当中的箭阵也瞬间停滞下来。

而从头到尾,敖凡也没有什么动作,只是单纯的释放威势而已。

手指轻轻凌空一弹,只见一道金色的涟漪瞬间荡开,周围龙力席卷开来,高台之上的嬴政顿时就是一愣。

此时他惊骇的发现,自己四周突然变了模样。

没有了山呼海啸的拥护,没有了自己的万千甲士,更没有了自己的猛将群臣。

自己的四周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放眼望去,只有那自己的十二金人在眼前。

嬴政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,心中也满是疑惑。

“是谁!?”

怒吼了一声之后,并没有人回应嬴政,有的只是耳边传来的回音,这让嬴政心底一沉,手中提剑便打算走到金人跟前看看。

只见那嬴政刚刚往前走了一步,身体便猛地僵在了原地,神色也是陡然一变。

因为他的耳边猛地传来了一道异常熟悉的声音,只是一时间居然想不起来这声音在哪里听过。